另一名暴徒掏出一支

时间:2017-01-14 13:10点击:
  
 “哈哈,行侠仗义的大侠,被打成筛子的感觉不好受吧?”
 
    下一刻,他的眉心便出现了一个弹孔,无力的倒在了地上。另外一名暴徒惊恐的想要抬起手中的步枪射击,但李牧的出手速度要比她快,对着他的打光了一个弹匣里的所有子弹。
 
    杀死五名暴徒之后的经验,加上之前积累下来的经验,刚好足够他将枪剑游侠的等级升到了九级。
 
    【9级枪剑游侠(50/15200)】
 
    一个强大的暖流从心脏涌出,原本因能量缺乏产生的饥饿感一扫而空。体质达到了惊人的34,这让他从未感觉如此之好过,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充沛的能量。
 
    一排可以选择的新技能出现在了他的视网膜上。他考虑再三,选择了铅胃这个技能。
 
    【铅胃:你的胃消化食物的速度是别人的两倍,你的消化系统已经适应了废土上的特殊环境,树叶,木头和碎布,都能为你提供大量的能量。】
 
    他从桌子上掰下了一块碎木,放在嘴里咀嚼着,吞入腹中,胃被填满的味道让他非常好。有了这个技能,他几乎不会因饥饿而头疼了。
 
    割断了一家三口身上的绳子,他们被绑的太久,挣扎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。
 
    “太感谢了,太感谢这为英雄的帮助了。”
 
    被救下来的这名治安官不断的向李牧说着谢谢,却用身体挡住了他的视线,手在背后悄悄的打着手势,示意自己的老婆将地上那几只沾满鲜血的旅行包收起来。
 
    李牧的双眼眯了眯,不置可否。
 
    :感谢书友我代表国家,你是如斯令我沉迷的打赏。昨天买了一天过年用的东西,回家已经很晚了。所以更新放到了现在。
 
 第五十九章 雨夜
 
    如果从空中俯瞰而去,能看见一片绵延的黄绿色云团,仿佛一层幕布,覆盖在了大地之上。厚重的云层摩擦着,积累了大量的电荷。终于,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,明亮的树杈装闪电击穿了天空。沉闷的雷鸣声回荡在天际。
 
    地面上的风速很高。呼啸的气流推到路边的树木,掀翻垃圾桶,刮走了贫民区的铁皮屋顶。哭喊声零零星星的,很快便消失不见。
 
    整个城市被染成了黄绿色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强烈的臭味。
 
    被暴徒砸开的大门勉强钉在了门口。室外的寒风无孔不入的钻了进来,室内的辐射浓度缓缓的升高起来。
 
    几具尸体堆在了客厅,上面值钱的东西都被摸的一干二净。
 
    赵能一家躲在了卧室里,一家人裹着被子瑟瑟发抖。窗外不时有耀眼的白芒闪过,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。
 
    他的女儿立即大哭起来,暴徒的袭击在他幼小的内心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,一点风吹草动,便让他哭个不停。
 
    “哭!哭!哭!就知道哭,”
 
    赵能一巴掌打在了女儿的脸上,女儿脸上顿时红肿起来,哭声停了下来。他喝了不少的酒,脸涨的通红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浓浓的酒味,暴躁而又易怒。
 
    “赵能你算什么本事,暴徒来了你只敢缩在后面,把我们娘俩推到前面。现在安全了,你到得瑟起来了,有气你和暴徒去干啊,撒儿子身上你算什么本事!”
 
    他的妻子一把就抓在了他的脸上,抓的他满脸血痕。
 
    “你个臭娘们!你个臭娘们!”
 
    赵能像一头被激怒的野兽,嘴里仿佛的念着这句话。他被妻子的话刺中了内心深处的懦弱于无能。他暴怒的抓着老婆的头发,不断的挥拳猛揍。
 
    刚开始,他的妻子还不断的挣扎着,等到后来便没了声息,只有手指还在轻微的动弹着。
 
    “别打妈妈!别打妈妈!”
 
    他的女儿尖叫着,想要阻止他,却被他伸手一推,撞在了墙上,无力的哭泣着。
 
    不知道打了多久,等到他回过神来之后,他的妻子已经被他打的面目全非。手上传来一阵剧痛,却是拳面上被妻子脸上的碎骨刮的血迹斑斑。
 
    他仿佛被毒蛇咬了一般,放开了手中的头发,从床上爬了下来。
 
    外面开始下起了暴雨,带着酸性与辐射的雨倾盆而下。整座城市都被笼罩在了淅淅沥沥的雨声中,没有人知道这里发生的丑恶之事。
 
    “我没有杀人,我没有杀人。”
 
    赵能恐惧的看着妻子的尸体,他想擦去手上的血,但血却源源不断的从伤口上流出来,怎么擦都擦不干净。
 
    暴雨如注,屋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,一声声急促的敲门声,仿佛敲在了他的心上。在这个时候,没有普通人会出来串门。
 
    赵能摸索着操起那支暴徒用的霰弹枪,像一个疟疾病人一般,克制不住的痉挛着。
 
    “别出声,不然我捏死你。”
 
    他对着自己的女儿说道。
 
    女儿被他狰狞的表情吓小脸煞白,缩在了角落上,瑟瑟发抖着。现在,在她的眼中,父亲比地狱中的恶鬼还要恐怖千百倍。
 
    当赵能走到客厅的时候,大门已经被不耐烦敲门者砸倒了,几道手电筒的光柱从门外射了进来。几个人站在了门口,脸上遮住大半张脸的防辐射呼吸器。穿着混纺铅丝的厚重防辐射服。
 
    赵能哆嗦着伸出枪管准备开枪,其中一人,一个闪身便冲到了他的身前,抓起他的枪管,扳向了上方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一声枪响,天花板被轰下了一大块。
 
    “赵能,你疯了?”
 
    抓着枪管的人扯下了脸上的面具,露出了下面的脸。
 
    “长长官。”
 
    赵能打了一个激灵,他看了看站在后面的几人。他们依旧戴着面具,似乎不愿意暴露身份。他们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 
    “署长,你们这是?”
 
    他隐蔽的堵在了卧室的门口。
 
    后面几人鱼贯而入,手他们用电筒检查着室内的痕迹,记录在了本子上,相互低声讨论着。过了一会儿,其中一人打了一个手势。
 
    “把你的配枪拿来。”
 
    “嗯?”
 
    赵能疑惑的看着长官。
 
    “废物,把你的配枪拿出来。”
 
    “是是,署长。”
 
    赵能慌张的从腰上的枪套上摘下了治安官配发的手枪,递了过去。
 
    那些蒙面者接过枪,架起了尸体,举着着枪,重新模拟了弹道,射在那些尸体的伤口上。其他人则拿起喷剂,消除着室内不必要的痕迹。从他们动作上看,他们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。
 
    “都仔细点,不要露出破绽,一切都要做的完美无缺,虽然袁小姐不一定会过问,但万一她心血来潮要看宗卷,我不希望上面有任何的破绽。”
 
    “是。”
 
    一群手下整齐的回应着。
 
    看着这群蒙面者专业而又干净利落的行动,赵能恐惧而又茫然。
 
    “署长这是。”
 
    他作为10级的治安员,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的面对5级的上司。
 
    在诸夏,治安官一共有10个等级,在殖民地,治安官的最高等级便是3级的治安厅长,5级的治安署长掌管着城里片区的治安,是新临汾里站在权力金字塔中上端的权力人物了。
 
    “我们调取了城里的监控录像,发现发生在你家中的事,还是挺适合我们的接到的一个任务的。”
 
    他说着,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纯金的烟盒,优雅的掏出一支烟,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,点燃了抽了起来。
 
    抽到一半,他突然想起了什么,伸出手,指了指赵能。
 
    “对了,你的老婆呢?单单一起入室抢劫可不能彻底搞臭他。”
    “什什么。”
 
    “让你老婆做出一点牺牲,你总不会不愿意吧,也不要怎么样,只是做个伪证便好了,就是要留下点瘀痕和抓痕什么的。”
 
    治安署长用轻飘飘的语气说道,抖了抖香烟上的烟灰。
 
    “这这个。”
 
    赵能冷汗止不住的冒了出来,脸颊上的肌肉不自然的抽搐着。
 
    “不愿意?”
 
    治安署长横了他一眼,一把揪着他的衣领,将他从卧室的门前拎了过来,扔在了地上。
 
    打开门,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便从里面传了出来,这让治安署长的眉头皱了起来。他走了进去,看见了床上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。
 
    这让他愣了一会儿,接着欣喜若狂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赵能,你让我们省了很多的事。”
 
    他说着,招呼着卧室内的那些蒙面者。
 
    “别忙这些了,先处理一下这具尸体,做些痕迹,最好做的残暴一些,令人发指一些。”
 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特别推荐
热点内容
联系我们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,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核实后会及时删除
联系人:QQ/邮件(请注明来意)
Kmgog@baidu.com
友情链接:
  • 任你博娱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