企图从他的脸上看出一点

时间:2017-01-14 13:08点击:
  
伊明端微笑着将注意力放在了鱼竿上,纤长的鱼线突然猛的崩紧,有鱼上钩了。一抹黑影在不远处的水面下浮现,足有四米多长,正扯着鱼线向着大湖深处。
 
    若是普通的钓手,通常要将鱼竿钉在地面上,再经过数个小时的收线与放线,消耗舌骨鱼的体力,才能将鱼钓上来。
 
    但伊明端没有这么做,他直接双手紧紧的抓着鱼竿,奋力一甩,便将整条庞大的舌骨鱼从水里拉了出来,甩上半空,落在了河岸上。
 
    :感谢书友上官秋微,韭菜蒸饺的打赏
 
 第五十八章 暴徒
 
    时间已经是傍晚,暮色昏沉。早先广播里的天气预报说过,今晚会有北方的辐射云南下。所以即使太阳还在地平线上,街上便已经没有多少人了。两旁的房子都门窗紧闭。寥寥的几个行人,也是戴着口罩,行色匆匆。
 
    将辐射尘埃吸入体内是十分危险的事,即使现代人对辐射的抵抗力强出战前许多,辐射风暴依旧是一种十分危险的天灾。每年都会有上千人死在肺部辐射烧伤下。
 
    晚上的这场云,不知道会杀死多少无家可归者。
 
    辐射云到来之前,是整个新临汾最混乱的时候,入室抢劫的暴行时有发生。养尊处优的治安官们,是不会再这个时候出来巡逻的。街上没有人,室内的人们即使听见再大的动静,也不会冒着被辐射烧伤的危险出来。这段时间的新临汾,是犯罪者狂欢时间。
 
    李牧紧了紧身上的鹿皮夹克,虽然太阳还没下山,但源源不断的寒气已经从衣缝间钻了进来。他估错了时间,等到他从矿坑市场里出来的时候,公交系统已经停运了,只能步行回
 
    几个鬼鬼祟祟的行人围了上来,被他的目光一扫,便仿佛触电般退开。心脏内寄生的泰坦暴龙干细胞,让他能够释放一种位于食物链顶端的威压。虽然对强大的敌人不怎么有用,但震慑这些最低级的小混混已经足够了。
 
    加快了脚步,他从怀里掏出一块肉干,含在嘴里咀嚼着,以缓解腹部传来的强烈饥饿感。一到饭点,他便开始饿的厉害。
 
    等他距离居住区还有两百多米距离的时候,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。昏黄的路灯在辐射的干扰下,发出不堪重负的滋滋声,不停的闪烁着。
 
    一辆破旧的站前皮卡停在了居民楼的前面,车大灯开着,车内的空气净化系统传出不堪重负的轰鸣声。通过昏黄的路灯,可以看见居民楼的大门已经被砸开了。
 
    李牧的脚步停了下来,看着这辆皮卡,眼睛眯了起来。这辆皮卡是通过战前皮卡的零配件重新组装的。在这个时间段开着这类车出没在居民区的人,通常都是一些亡命之徒。
 
    等到明天,新闻上便会不痛不痒的放出几起灭门惨案的新闻。孩子和丈夫会被他们被活活的剁成肉块、烧死或者剥皮。女孩和妻子会更惨一些,等到暴徒施暴结束,她们几乎没有人型了。
 
    这类惨案时有发生,暴徒们也总是会逍遥法外,除了受害者的亲人,没有人会将这些事放在心上。
 
    他想了想,走了上去,用手敲了敲车窗。
 
    “兄弟借个火。”
 
    皮卡的车窗摇了下来,一个粗野的男人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看着李牧,他的身上长满黑色的毛发,仿佛野人一般,为了防止被监控拍下脸,带着猛鬼的面具。
 
    皮卡的铸铁座椅在他的身下,仿佛一只小巧的儿童椅。
 
    下一刻,他的脖子被一只手狠狠的箍住,脸因缺氧而涨的通红。
 
    李牧奋力一扯,便将他从皮卡车里拉了出来。壮汉重达一百多公斤的的身体在他的手腕下,仿佛鸡仔一样。
 
    他皱着眉头,揪着壮汉的头发,狠狠的砸在车门上。用钢材加固过的的车门猛的凹进去了一块,壮汉的眉骨被撞破了,露出了白色的骨茬,鲜血流淌着。恐怖的猛鬼面具被砸碎了,碎片刺进了壮汉的脸里。
 
    “呜混蛋,你死定了。”
 
    李牧将手伸进了他的衣服里,将藏在里面的手枪摸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咚!”
 
    壮汉的头又狠狠的撞在了车门上。李牧松开了手,一块头皮被他从壮汉的头上撕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你们进去了多少人?”
 
    壮汉的内心开始恐惧,像他这样的人,面对弱者,总是穷凶极恶的,但当他面对比他还要强硬的人的时候,便开始奴颜婢膝了。
 
    “四个,屋子里面有四个人。”
 
    “都是什么武器?”
 
    “三支自动步枪,一支霰弹枪。”
 
    李牧听完之后,一把捏碎了他的喉咙,从他的怀里找出了三个弹匣。
 
    将死不瞑目的尸体扔进里皮卡车里,他拉了几下手枪的套筒,检查击针、退壳和保险是否正常。这些亡命之徒对他们吃饭的家伙通常不是十分爱护,枪膛里积了厚厚的污渍。
 
    从壮汉的衣服上撕下了一块布条,他将手枪分解,仔细的擦拭了一番,再重新装上。
 
    居民楼内传来了打砸的声音,暴徒正在里面翻找财物。
 
    李牧的眼睛眯了眯,将手枪的弹匣插在了裤腰上方便抽取的位置上。双手握着手枪,走进了居民楼里。
 
    一名带着恶鬼面具的人正用枪托猛砸着房间里的一切。橱柜,餐桌,餐具,被砸的稀烂。他应该注射了不少的杰特,面具下的双眼红的惊人,身体时不时不自然的抽搐着,浑身上下散发着令人不安的癫狂气息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他用手上的霰弹枪一枪打在了客厅的墙壁上,将上面的全家合影打的粉碎。
 
    “爽!”
 
    一家三口人被绳子捆成了一团,嘴巴里被塞满了毛巾瑟瑟发抖着。另外三名暴徒从卧室里走了出来,他们肩上的旅行包装满了从里面翻出来的财物。
 
    其中一人狠狠的一脚踢在了丈夫的身上,痛的他在地上蠕动着。
 
 
 
    “嘭!嘭!嘭!””
 
    一颗子弹洞穿了他的脑袋,失去了生机的他无力的倒在了地上,脑浆和鲜血混着流淌在了地上。
 
    另外一名站在他边上的暴徒头上爆出一团血雾,也倒在了地上。沉重的旅行包砸在了地上,发出了一声闷响。
 
    打了杰特的那名暴徒的反应极快,他立即抄起手上的霰弹枪向着子弹射来的方向开枪。钢珠在狭小的空间中呼啸着。
 
    李牧就地一滚,退回了墙壁后面,避过了飞射钢珠。
 
    剩下的一名暴徒也反应了过来,抬起手中步枪,向着李牧方向射去。单薄的砖墙被轻易的射穿,枪弹呼啸着,恐惧让他死扣着扳机,直到弹匣里的子弹被打光才停了下来。
 
    墙壁被打成了蜂窝,砖头的碎片飞舞着,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呛人的烟尘气味。
 
    “他死了么?”
 
    拿着步枪的暴徒喘息着。
 
    “没有人可能活下来。”
 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特别推荐
热点内容
联系我们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,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核实后会及时删除
联系人:QQ/邮件(请注明来意)
Kmgog@baidu.com
友情链接:
  • 任你博娱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