戈达瓦里河最大的支流

时间:2017-01-14 13:02点击:
  
它们天生拥有魅惑生物的能力,这能让它们轻松的捕获猎物躲避天敌。
 
    这里是他们的天堂,湖里有源源不断的渔获。而且每年10月到次年3月,这里种类丰富动植物会吸引来自濠洲、西伯利亚和中尼亚斯的候鸟。极少出现的德干野猪也经常在这片沼泽里出现。
 
    德赞蜥人们栖息在这里,不虞食物短缺之忧。
 
    但它们赖以生存的魅惑生物能力也为它们带来了灭顶之灾。成年德赞蜥人在性激素的刺激下,会在大脑内长出粉红色的膏状物。
 
    那是一种十分珍贵的迷幻剂,混合薄荷,桂皮和精油,会产生令人产生一种极其愉悦的快感。它能令人极度亢奋,兴奋状态甚至可以持续3至4个小时,幻觉中仿佛升入天堂,飘飘欲仙。
 
    在人类的滥捕滥杀之下,德赞湖内的德赞蜥人已经濒临灭绝,缩进了沼泽湿地的深处。总督因此下了法令,禁止在湖区内捕猎蜥人。这让原本热闹的湖区冷清了下来。原先热闹的蜥人猎手们的聚居区空了下来。
 
    粗木的房屋被德赞湖的潮气侵蚀的腐朽不堪,青苔像一张毯子,将这里的一切都变成的碧绿色。
 
    今天这片无人区来了一群不速之客,几辆大型的房车停在了湖边上。珍贵的羊绒地毯铺在了地上。
 
    几名穿着考究棉袍的厨师,正不断的转动烤架,炙烤着一头肉质细嫩的山羊。平民难得一见的珍馐美食源源不断的被端出来,摆在长桌上。
 
    一群衣冠楚楚的男女,对这些美食却视而不见。他们提着酒杯,攀谈着交际圈里的的趣事和总督府内的风向。
 
    最近工部的王股长与家中的尼格利陀女仆,被妻子发现了。暴怒的妻子直接放出山犬,将女奴撕成了碎片。
 
    这件事被他们引为谈资,女人们纷纷咬牙切齿的咒骂女仆为贱种,不要脸面,居然勾引主家。男人们则信誓旦旦的指天发誓,赌咒自己必定忠贞不移。
 
    沈落雁闷闷不乐的坐在了宴会的角落,对那些长舌妇的八卦充耳不闻。将面前的一盘烤鹅当成了死敌,吃的满嘴流油。
 
    到新临汾的家之后,她便被哥哥关了紧闭,连家门都出不去了。直到今天,总督的公子组织了一场派对,她才有机会迈出家门。
 
    距离与衔尾蛇那场战斗已经过去了很久,她已经失去了李牧还活着的希望。
 
    她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,无论什么样的负面情绪,都能很快的让自己忘却。但是这一次,与以往不同。悲伤如同潮水一般,总是突如其来的淹没她,让她窒息,难过的透不过气来。
 
    “你好,你是沈家的小姐吧。”一名衣冠楚楚的男子走了过来,坐在了她的旁边:“我叫韦楚,是税部干事,沈斐文大人的助手。”
 
    税部是总督府的机要部门,韦楚能年纪轻轻的当上税部的干事,称得上前途无量。沈落雁没有理他,依旧撕扯着手上的烤鹅。
 
    韦楚脸上的笑容风度翩翩,丝毫没有在意沈落雁的不礼貌与排斥。他捧起一盘长桌上的烤鹅,用餐刀将烤鹅身上的肉剃了下来。他用刀的技术很好,锋利的餐刀在他的手上舞成一团,没过多久,烤鹅上便只剩下了一具干净骨架。
 
    “这只烤鹅的原料是迁徙候鸟针尾鸭,它们每年要飞2千多公里,回到德赞湖。因此它们胸脯和翅膀上的肉是最美味有嚼劲的。”
 
    他说着,切开一个柠檬,挤出汁液,洒在了切好的烤鹅肉上,再将盘子推到了沈落雁的面前。
 
    “尝一尝吧,我个人认为,针尾鸭的肉,洒上柠檬汁才是最美味的。”
 
    沈落雁没有说话,抓起手中的鹅腿,拎着整只烤鹅走到了另外一个角落,继续默默的啃了起来。
 
    被抛下的韦楚无奈的耸了耸肩膀,拉过那盘鹅肉,吃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你干嘛这么冷淡啊,韦楚据说很受你哥的赏识,连总督都倚重他,前途无量。长的又好看。很多人都盯上了他,想要自荐枕席呢。”
 
    一名穿着宝蓝色礼服的女子托着酒杯走了过来,坐在了沈落雁的边上。
 
    “人模狗样的,我才看不上他。张小雅,你喜欢,你自己上去。”
 
    “我才看不上他。”张小雅撇了撇嘴,看着沈落雁:“你还在想着那个李牧啊,他不是已经死了么?”
 
    沈落雁的脸徒然红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你再乱说,我就撕了你的嘴。”
 
    就在这时,湖面上突然传来的汽艇的马达声,两艘汽艇从湖面上的草甸子里钻了出来。上面站着几个趾高气扬的青年,手中抓铁叉子,上面叉着的是他们的战利品。
 
    三名德赞蜥人被叉穿了脖子,蓝色的鲜血从伤口淌出,顽强的生命力让它还活着,四肢因为剧痛而轻微的抽搐着。
 
    它们身上的纹路还是淡蓝色,这是德赞蜥人还处于幼年期的标志。
 
    “哈哈,你们快看看我捉到了什么。”
 
    张少贤摇晃着手上的铁叉,炫耀手上的猎物。他的举动引起了一片女性的尖叫。剧痛让叉子上的德赞蜥人微微睁开了眼睛,淡黄色的竖瞳里满是绝望。
 
    他用手将叉子上的蜥人扯了下来,几步跳上了河岸,拎起斧子,一斧砍下了蜥人的脑袋。腥臭的鲜血喷了一地。又几斧砍碎了蜥人的颅骨,翻找起里面的凝胶起来。
 
    几乎所有派对上的男女都围了上去,这样的场面可不多见。
 
    不远处的河滩上,沈斐文正和一名青年站在齐腰深的河水中,不为所动。他们正用飞钓法钓鱼。
 
    德赞湖里栖息着体型庞大的骨舌鱼。它们是淡水里的顶级捕食者,全身披着大而坚硬的镶嵌状鳞,体型能达到5米,体重超过了500公斤。
 
    它们一旦被钓上,在水中最大的拉力能超过15吨,足以将小船掀翻。只有最勇敢的钓手才敢钓这种鱼。
 
  
 
    “少爷,查到住进袁小姐家里的那个男子的身份了。”
 
    伊明端依旧沉稳的握着手上的鱼竿,等待着鱼儿的上钩。他正是殖民地总督的公子,这场派对的发起者。
 
    “他名叫李牧,最近才到新临汾,没有在铁路系统中查到记录。”
 
    “只查出一个名字,没有查出是什么背景么?”
 
    “没没有。”
 
    “废物。”
 
    伊明端一个巴掌将保安扇进了河水里。
 
    “今天晚上之前,把他送进监狱里。”
 
    边上的沈斐文突然觉得这个名字十分的熟悉。
 
    “你有他的照片么?”
 
    保安挣扎着从河里站了起来,从怀中掏出了一张湿漉漉的照片。
 
    沈斐文接过了照片,这是一张用远摄镜头偷拍的照片,十分的清晰。正是今天李牧出门去时被拍下来的。
 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特别推荐
热点内容
联系我们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,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核实后会及时删除
联系人:QQ/邮件(请注明来意)
Kmgog@baidu.com
友情链接:
  • 任你博娱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