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约而同的带来了李牧

时间:2017-01-14 13:13点击:
  
她对这个消息是持怀疑态度的。李牧看起来并不像那种穷凶极恶之徒,即使他犯案,也不会不智的在距离公寓如此近的地方犯案。而且这次,治安官的反应实在有些太快了。
 
    就在这时,公寓里的房门突然打开了,李梅和李琯从里面走了出来。因为心疼穿旧新衣服,他们的身上穿着破旧的粗棉衣服,背上则背着破烂的棉袋。她们两个呆愣的看着这群闯进来的女郎们。
 
    那些女郎们看见了两人,立即变脸一般的换了一副表情,她们用嫌恶与惊恐的目光看着两人,仿佛看见了什么怪物。
 
    这些人的目光让李梅感觉很不舒服,她对着人群中袁琪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“袁小姐,这两天麻烦你了,我们这就离开。”
 
    围在袁琪边上的少女脸上顿时露出惊讶的表情,在她的心中,这些荒野上的贱民们肯定是会要死皮赖脸的留在公寓里的。实际上,她叫了这么多姐妹过来,就是为了给袁琪壮胆,赶走她们。
 
    “你不需要走,想要住多久都可以的,你们两个女孩在外面太不让人放心了。”
 
    袁琪的脸上浮现淡淡的担忧之色,按住了想要阻止她的少女。混乱的新临汾对女人来说是十分危险的。
 
    “不必了,这两天为您添了这么多的麻烦,已经让我很过意不去了。”
 
    李梅突然一怔,她看见了缩在人群后面的杨晓叶。
 
    现在的杨晓叶已经没有了之前身为女奴的窘迫与绝望。她套着一件簇新的衣裳,两只手提着十多支袋子。都是袁琪出去购物卖到的衣服。
 
    李梅的目光让她瑟缩了一下,在第七十五号站台肆无忌惮,横行霸道的冯乐山,在李牧与李梅的手中,瞬间便灰飞烟灭了。这让她对两人的畏惧几乎印在了心里。
 
    小时候的经历让她知道,弱者天生应该依附于强者。李牧是当时她所见到过的最强者,所以她牢牢的将自己栓在了身上。若不是李梅横在两人之间,她甚至做好了献身的准备。
 
    来到新临汾之后,这里的一切让她打开眼界。原本不可一世的冯乐山,只是井底之蛙,杀死他的李牧,在新临汾也只是一个无名小卒。本能让她下意识的开始疏远李牧,靠拢袁琪。
 
    荒野上的生活磨练出了她察言观色的本领。这让她迅速的抓住了袁琪出门购物需要女伴拎包的机会。早早的便和她一起出了门。期间收到李牧被治安官抓获的消息更是让她暗自欣喜。这是一个很好的脱离李牧的机会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,她又鼓起了勇气,不甘示弱的与李梅对视着。
 
    “等等!我知道你为什么走的怎么干脆了,快把你的烂包打开让我们看看,你一定卷了不少的东西藏在包里吧!”
 
    那名娇小女子一脸看穿李梅的得意表情。这些荒野上的农奴都是天生的小偷和娼妓,怎么会如此干脆的离开呢。
 
    李梅强撑着淡定的脸庞顿时涨的通红,她愤怒的与那名讨厌的女子对视着,身子前倾,怒发冲冠。手甚至紧紧的抓在了身后棉袋的剑柄上。
 
    殖民地的诸夏人民风轻剽,一言不合,血溅五步是常有的事。
 
    李梅的目光让娇小女子瑟缩了一下,一股本能的恐惧感从她的心底升起。她硬撑着脸面没有后退,一双眼睛却左顾右盼,看了了躲在人群后面的杨晓叶,顿时眼睛一亮。
 
    “你,快上去看看,这个荒野上的贱婢到底偷拿了多少袁姐姐的东西。”
 
    杨晓叶顿时头皮一麻,她是知道李牧与李梅两人是杀人如麻的亡命之徒。但她不得不站出来。
 
    “李梅姐姐,我知道你是绝对不会偷拿东西的,把包打开让大家看看又没有什么。”
 
    她的脸上露出不自然的讪笑,双手藏在了身后不安的揉搓着衣角
 
    李梅深吸了一口气,按下心中翻涌着的怒意,将背上的棉袋放在了地上,咬牙切齿的说道
 
    “如果我没有偷拿东西,你们需要向我道歉。”
 
    杨晓叶打开了棉袋,把里面的东西都翻了出来。
 
    看着那些破破烂烂的棉衣破鞋,娇小女子顿时捏住了自己的鼻子,仿佛被里面的东西熏到一般。
 
    “还有那个包呢?”
 
    娇小女子一指李琯背上的包。李琯立即将背上的小包抱在了怀里,怒气冲冲的看向她。这个包是哥哥的包,里面都是哥哥重要的东西,在哥哥回来之前,怎么能让别人随便乱翻呢。
 
    “哼,强盗的妹妹果然是小偷!”
 
    对一个小女孩,她心中的勇气突然冒了出来,直接上前扯住了包。
 
    “快给我!”
 
    “不给!”
 
    两人撕扯着包,李梅见这情形,怒的柳眉倒竖,手一抓剑柄,就要将剑抽出来。
 
    “撕拉!”一声,破旧的包直接被他们两人撕成了两半,一堆封面艳俗的小说从里面撒了出来,落了一地。
 
    娇小女子看着一地的书,用了然的神情看着两人。连本欲阻止的袁琪,看着这些书,也停了下来,皱着眉头看向李梅。
 
    “哼,随身带了这么多这种书,真是恶心,你们果然就是犯人。”
 
    李梅额头上的青筋抖动着,对从没有读过书的她来说,书是最珍贵的东西。她慌忙蹲在地上,把所有的书捡了起来,仔细的拍掉了灰尘,收回包里。
 
    “我会让你们后悔的。”
 
    她站了起来,逼视着所有人。
 
    :这一章码的很不流畅,状态全无,之前留的伏笔也没用好,我自己都看着难受。但只能先发出来,之后重新改了。
 
 第六十三章 海上监狱
 
    新临汾港口的吞吐量很大,即使是深夜,依旧灯火通明。数艘体型庞大的铁甲帆船像小山一般浮在了漆黑的海面上。船首切开了海面上漂浮着的油污,缓缓的驶入港口。
 
    两个螺旋桨在船身后留下一条白色的水沫。这些从遥远的诸夏到达这里的庞然大物,使用的是电气、风帆混合动力。使用风帆航速约为5节,使用电机航速则能够达到18节。
 
    广袤的海洋是整个世界最危险的地方。陆地的辐射物质都随着河水汇入大海。这让海里的怪物种类繁多,凶猛异常,是水手们最害怕见到的生物。这些纵帆船的船头安装了双联装的舰炮,船身与船底也附加了坚固的装甲。
 
    即使是这样,经过漫长的旅途,船身上的装甲依旧布满了狰狞的咬痕,凹痕与血污。港口上的龙门吊开始装卸船上的货物。水手们则发出喧闹的噪音,从船上下来。长时间的航行让他们积累了大量的压力。
 
    就在这些庞大的商船的边上,一艘不起眼的汽艇缓缓的驶离了海岸。夜间的疾风将海湾的水面吹得水波汹涌。那些大船自然岿然不动,小巧的汽艇则像澡盆里的玩具一般剧烈的摇晃着。
 
    李牧的双手双脚都捆着沉重的铁链,铁链的一端则锁在了舱壁上。他的对面还坐着两名犯人,只是比起李牧,他们已经几乎没有人的样子了。
 
    其中一名犯人人,浑身上下的皮肤上都长出了黄豆大小的墨色鳞片,肌肉结实,身高足有两米,他身上的铁链,要比李牧身上的粗许多。他的性格有些暴躁,不时不满的扯动着铁链,让驾驶着动力装甲,监视犯人的治安官如临大敌。
 
    另外一名犯人则是身材矮小的侏儒,身上毛发浓密,耳朵大的出奇,活像一支大老鼠,不安的扭动着身体。
 
    他们都是注射了超能力药剂人类,只是他们的体质没有撑住超能力干细胞的侵蚀,让体型出现了变异。
 
    风不断的从外面灌进来,吹走了船里臭烘烘的气味。那两名犯人仿佛是被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的一般,强烈的恶臭从他们身上散发了出来。
 
    李牧的双手抱在胸前,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,运用鹰眼技能,观察着天上肉眼几乎不可见的星星。他找到了正北天空的北极星和由四颗较亮星组成的南十字星。根据天上的星象,他判断出了船航行的路线。
 
    汽艇正向东南方行驶着。港口的灯塔已经被远远甩在了身后,刺目的灯光已经看不清了。李牧估算了一下,他们已经开出了大约二十海里。
 
    第一监狱建在远离海岸的一座孤岛上,充斥着怪物的大海是坚固的囚笼。这里关押着整个殖民地最穷凶极恶的罪犯。从未有人从这里面逃出来过。
 
    实际上以李牧的罪行,根本不足以被关进这间监狱里。
 
    他的心中开始升起一丝丝忧虑。若是其他监狱,他能一夜之内便能轻松的从里面逃出去。但第一监狱与其他监狱不同。
 
    那里有一个大型的副本,因为孤悬海外,直接被整个德干最大的公会独占了。加上很少有玩家能够犯下足以被关进第一监狱的重罪。所以网络里几乎没有多少关于它的信息。
 
    他开始为妹妹与李梅担忧,要从第一监狱中逃出来,绝对不是一天两天的事。李梅又是一个外柔内刚的性子。等的久了,恐怕会因为一时冲动,做出傻事。
 
    “你们要把我带到那里去?”
 
    “到了地方你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 
    动力装甲的喇叭里,治安官的声音瓮声瓮气的。
 
    “我知道,你们要把我们送到第一监狱去,不然,你们为什么要出海呢。”
 
    侏儒的声音变的尖利起来,他瑟瑟发抖着。第一监狱的恐怖,流传在殖民地所有的犯罪者间。
 
    “天啊!我只是偷了一点东西,你们不能把我送到那里去!”他对着治安官大吼大叫着:“我要回家!我把我偷的所有东西都给你们,快把船开回去!送我回家!”
 
    “嘿,老鼠,快闭嘴,你在挑战我忍耐的极限!”
 
    治安官的声音开始变得不耐烦起来。他操纵着动力装甲抽出了制服罪犯用的电击棒,接通了电击棒的电源。
 
    一阵电流的劈啪声在船舱里回荡着,蓝光闪烁。
 
    紧张的治安官显然将电击棒的电压调到了最大。他将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了那名长满鳞片的大汉身上,生怕他突然暴起。
 
    他看过这些罪犯的资料,那个侏儒只是一个凭借着超能力控制骨骼变形,缩小体型的小偷。只是因为他偷窃的时候,偷到了总督府高官情妇的身上,并恰好撞见了与情妇盘肠大战中的高官,才被送进了第一监狱。
 
    另外一名犯人则是犯了一起入室抢劫灭门的案件。虽然因为受害者是治安官而十分的恶劣,但也不必太多小心。
 
    最危险的是那名大汉。他原本是一名安全承包商的佣兵,本身便有第四能级的实力。在注射了一支黑蛇的超能力药剂之后,精神失常,不仅残忍杀死了公司里的所有活人,还吞吃了他们的尸体。将整栋楼变成了一处血肉地狱。
 
    治安官们动用了重型火力,甚至借调了驻军的主战坦克,才将他捕获。现在他的体内被注入了大量的安定剂,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特别推荐
热点内容
联系我们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,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核实后会及时删除
联系人:QQ/邮件(请注明来意)
Kmgog@baidu.com
友情链接:
  • 任你博娱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