借助手腕和身体的力量

时间:2017-01-14 13:12点击:
  
 “看来你是准备为自己的同事报仇咯。”
 
    李牧的声音十分的冷静。
 
    “求饶啊,如果你求饶的话,我也许会抽的稍微轻一点。”
 
    面具之下,看不清治安官的表情。
 
    “你知道你同伴受的是伤有多重么。”
 
    “看来你急需被结结实实的揍一顿。”
 
    治安官扯开了衣袖上的纽扣,撸起袖子,露出强壮的手臂。因为愤怒,声音中带着急促的鼻息声,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胆敢如此挑衅执法者的罪犯了。
 
    “严重开放性骨折,软组织损伤,大量出血,血肿,这样的伤势,可不是几支治疗针下去就能治好的,即使在最好的医院,也需要三个月的时间。”
 
    李牧转过头,看向那名治安官,对着他挑了挑眉毛。
 
    “整个新临汾一共有八个治安署,五百六十七名治安官,从里面找出一个手被折成鸡翅的治安官,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。”
 
    那名治安官的身体徒然僵住了,虽然李牧依旧蹲在了角落里,但他知道自己已经落了下风。
 
    “你想做什么?”
 
    “既然你想为他报仇,那你们的关系应该非常的牢固,他在被割下脑袋之前,应该是不会爆出你的名字的吧。
 
    李牧的语调低缓。
 
    “你的身高178厘米,体重75公斤。从声音和手掌上的皮肤判断,年龄大概在32至35之间。这个年纪,作为一名收入中上的治安官,你应该有一个温柔的妻子,可爱的女儿。挺让人羡慕的。”
 
    “我我要杀了你!”
 
    治安官的手颤抖着,伸向枪套,声音干哑而又低沉,一股强烈的恐惧扼住了他的喉咙。
 
    “冷静,冷静。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尖锐的矛盾,你杀了我,只会让我的同伴处理你的家人的时候更温柔一点罢了。”
 
    他加重了温柔这个词的读音。
 
    “只要你解开我手上这该死的手铐,让我能够坐的舒服一点,那么什么事都不会发生。你的家人还是很安全的。”
 
    “我我不能放你走,你是上面交待下来的罪犯。”
 
    治安官吞了一口口水,喉结滚动着,他的情绪被李牧彻底掌控了。
 
    “我不需要你放我走,我就在车里,哪里都不走。”
 
    治安官一手拿着手枪,一手掏出了钥匙,打开了李牧手上的手铐。
 
    “只要你露出一丝要逃走的企图,我就打爆你的脑袋。”
 
    “当然。”
 
    李牧揉了揉被卡的生疼的手腕,悠闲的坐在了位置上,仿佛在自己的家中一样。
 
    “我会进哪所监狱?”
 
    “这不是我一个9级的治安长所能知道的。”
 
    治安官有些惶恐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好吧,看来要整我的人级别很高咯。”
 
    李牧无奈的一摊手,闭目养神。
 
    殖民地一共有三个监狱,德干省第一监狱,德干省第三监狱和德干省女子监狱。第三监狱主要关押一些普通囚犯犯,而女子监狱只关押女囚。进那两所监狱并不需要对底层的治安官保密。
 
    看来他是要进所谓的第一监狱了。那里关押着整个殖民地最危险的囚犯,是弱者的地狱。一个新人,只要长的稍微端正一点,菊花便会变得被火车操过一般。
 
    看来幕后的人是想要他死啊。
 
    李牧的双眼眯了起来,闪烁着危险的光
 
    李琯打了一个哈欠,可爱的晃了晃有些昏沉沉的脑袋,掀开了被子,从床上爬了下来。自从衔尾蛇手中逃了出来之后,她便变的有些嗜睡。每天都要小睡一会儿,不然便困的厉害,整天都没有什么精神。
 
    她看了一下乱糟糟的床铺,挠了挠头发,整理起来。她从小就帮着母亲做家务活,煮粥,做饭,手脚利落,被子很快便变得整整齐齐的。
 
    杨晓叶自从住进了这里之后,便有些神出鬼没的,经常看不到她的身影。伸了一个懒腰,她走到了隔壁房间,哥哥和李梅住在那里。
 
    她很喜欢李梅姐姐,和蔼又亲切,经常会给她做一些好吃的,抱着她给她讲故事。她知道李梅姐姐喜欢哥哥,连傻子都可以从她的双眼中看出她的爱意。
 
    哥哥是那样的优秀,谁都会喜欢上他。
 
    打开门,她看见李梅正在忙碌的整理他们的行李,哥哥的衣服被她整齐的叠好,没一个边角都被仔细的抚平,装进了他们带来的袋子里。
 
    那是用粗棉编织成的袋子,粗糙耐用,殖民地的游民最喜欢用的便是这种袋子。即使是荒狼,也不能用牙齿撕开它。
 
    但它在这装潢考究的房间里,显得格格不入。即使是角落里的垃圾桶,也是用铁皮精致的捶打而成的,涂着黑漆。
 
    “姐姐,我们要离开么?”
 
    她好奇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是的,琯琯愿意离开这间大房子么?”
 
    “哥哥去哪里,我就去哪里。”
 
    李琯笑着说道,虽然大房子睡的很舒服,但这里毕竟不是她的家呀。比起这里,她更喜欢回到木棉村的家里,那里虽然没有很舒服的马桶,能吹出暖气的空调。但是,她愿意付出一切,让时间回到掠夺者烧掉村子之前。
 
    “哥哥呢?”
 
    她看了看房间,却没有发现哥哥的身影。
 
    李梅的鼻子突然一酸,眼泪差点从眼角流出来。
 
    “你哥哥有事要忙,他要过几天才能来找我们。”
 
    “他又要出去打架么?”
 
    李琯无奈的撇了撇嘴巴,她已经习惯了。哥哥还在沈落雁的社团中混的时候,经常要跟着她去别的村子打群架,一去就要四五天。
 
 
    “你在说什么呀!”
 
    李梅羞坏了,伸手揉乱了李琯的头发。
 
    “我还没决定是不是要嫁给他呢。”
 
    她转过头去,好让自己滚烫的脸和跳的飞快的心脏冷静下来。找出那柄用粗布包裹着的剑,她抽出了一小截,冷光闪烁。
 
    这是她父亲留给她的剑,剑身已经歪了,李牧尝试着修了修,没成功,说要带到新临汾来修。但他还没来得及去找城里的铁匠,便被抓进了监狱。
 
    李牧,等我把你从监狱里救出来,一定要向我求婚啊。她在心中对自己说道。
 
    :感谢书友名侦探李二狗,逆风飞行更适合成长的打赏,过年期间因为事多,更新不是很稳定,希望书友们理解哈
 
 第六十二章 逼迫
 
    公寓的大门被打开了,一群身穿时髦服饰的女郎鱼贯而入。她们以袁琪为中心围成了一圈,仿佛一群围在凤鸟边上的鸟雀,叽叽喳喳的彰显着自己在鸟群中的存在感。
 
    “袁姐姐,刚刚我的哥哥打电话给我的时候,实在是吓坏我了,你可不能再随便接一些荒野里的人回家了,他们贪婪又粗鄙,谁知道他们会对你做出什么事呢?”
 
    一个娇小女子,挤到了袁琪的身前,夸张的拍着胸口。她的动作让她脸上厚厚的粉底都抖落了下来。
 
    在新临汾人的眼中,城外的人都是茹毛饮血野人。
 
    “小楚,你能通过你哥拿到治安官的调查档案么?”
 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特别推荐
热点内容
联系我们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,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核实后会及时删除
联系人:QQ/邮件(请注明来意)
Kmgog@baidu.com
友情链接:
  • 任你博娱乐官网